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从“@抚州公安”看政务官微运营“三忌”_新闻频道_东
发布日期:2020-09-09 07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这起重大恶性的刑事案件发生后,受害人家属通过微博曝光,香港中彩堂开特马,让舆论有了警方渎职、不作为的负面印象,网民有不满情绪十分正常。此时,官微的正确打开方式应是克制而明确地陈述事实,透露警方接案后做了哪些工作、抓捕工作进展如何、遇到何种困难等,以此寻求公众理解。“@抚州公安”运营人员非但没有任何解释,反而言谈间阴阳怪气,官味、挖苦味十足,无形激化了公安与群众之间的矛盾。政务官微是政府部门为民服务的一种媒介渠道,虽然在与用户交往中呈现出一定的媒体化征,但其政府部门的基本属性未变,舆论引导的职能仍在。这就需要政法官微运营人员当好官方的“传声筒”和“扩音器”,将官微变成面向群众、与百姓接轨的交流互动平台,而不是跟网民打嘴仗的地方。

“怼”完网民后,“@抚州公安”小编还发布了一条“我很委屈”的微博,引来网民“抓逃犯不行,怼网友第一名”的又一波炮轰。其实从部门分工上来看,官微小编与侦办案件的民警可能确实并非同一人、同一部门,“无辜”被骂难免有怨气。但身为一名官微运营人员,其发布内容代表的就是官方立场而非个人的感受,平和讲理与责任意识是其应具有的基本舆情素养。在案件办理的紧要关头,“@抚州公安”官微小编以委屈诉苦的口气进行回应,严重把个人情绪平台化,不但抹杀掉公安部门已经做出的努力,矮化执法形象,也让舆论混淆了官方立场与个人网络言论的界限,将个人舆情引向单位,造成舆情扩大化。

(截图来源网络)

二忌将个人情绪平台化

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相关微博内容和对话很快被删除,仍有不少网民将之截图保存下来,并在社交媒体中广泛传播。还有网民翻出2016年山东于欢案中“@济南公安”官微发布的“毛驴怼大巴”截图,将两者进行对比调侃。这种舆情现象再次证明,政法机关需正视并重视网络舆论强大的记忆能力,否则一旦出现类似事件,不论官方删得多快或者时隔多久,舆论记忆总能第一时间被唤醒并且产生“反扑”,使之成为涉事部门挥之不去的污点。

在这波舆情中还有一个槽点,就是“@抚州公安”小编疑似点赞质疑其的网民微博,就是网称的“挂人”。近年来,政务官微公开“挂人”的情况也有发生,但多是针对口无遮拦、甚至涉嫌违法犯罪的网民。不过“@抚州公安”小编的做法非但没有得到支持,反倒被网民斥责为“权力的傲慢”。由此警示,官微的加V身份赋予了其非同一般的舆论影响力,运营人员更应懂得爱惜珍惜,如仅因为网民发表了针对自身的负面言论,就利用话语权优势发动舆论战,无异于挟私心、谋私利,只会侵蚀官微所在单位的公信力,最终失去舆论信任。

三忌利用公权力挟私心、谋私利

来源:法制网舆情中心

近日,江西乐安县曾春亮故意杀人案持续引发舆论震动,当地公安被推上风口浪尖。而在舆情胶着之际,乐安公安的上级抚州市公安局官微“@抚州公安”工作人员与网民隔空互“怼”,制造了一波衍生舆情:面对网民的失职渎职、抓捕不力等质疑,官微小编回“怼”称“你亲眼所见民警没有作为”“真诚希望更多群众加入帮我们抓捕逃犯”,并发微博称“不希望受到委屈和无端的指责”,引发质疑后又秒删微博......一系列“神操作”饱受网民批评。此事暴露出来的政务官微运营漏洞值得引起重视,法制网舆情中心(ID:fzwyqzx)认为,官微工作人员需注意三点禁忌,守住规范运营的底线,才能紧紧守住网络舆论阵地。

一忌借官微平台打嘴仗

Power by DedeCms